深圳市德利诚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欢迎您!
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市场呈现新气象
2020-04-14

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领域四大家族多年来一直是市场的主宰者,合计占据了工业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市场逾60%的销售额。2013年ABB公司的净利润率15%,而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业务比重较大的库卡和安川的净利率则分别只有3.3%,4.7%,发那科的净利率达到了极高的24.5%(数据来自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战略所报告)。但是现在,它们的竞争环境正不断发生变化。
数控车床加工

 

  新松(Siasun)和埃斯顿(Estun)等新挤入市场的中国公司,正在压低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的成本,迫使一些老牌公司也不得不跟着降价……
  市场新入者优傲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UniversalRobots)和RethinkRobotics则以它们轻量级的协作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赢得了好评……
  而IT企业谷歌(Google)和软银等已经或正准备闯入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市场,以颠覆者之姿给行业带来新鲜血液……
  当说话轻声细语的富士康(Foxconn)高级副总裁戴家鹏(ChiaDay)去年参观慕尼黑国际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及自动化技术贸易博览会(Automatica)时,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行业的高管们给予了密切关注。
  戴家鹏肩负着一项重任,那就是实现这家台湾合同制造商的一个动人愿景:建立一支由100万台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组成的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大军,来大幅提升旗下劳动密集型电子工厂的生产效率。富士康的工厂有许多客户,苹果(Apple)就是其中之一。
  因此,对日本的发那科(Fanuc)与安川电机(Yaskawa)、瑞士的ABB和德国的库卡(Kuka)等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制造商来说,戴家鹏是一个重要潜在客户。数十年来,汽车业一直是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制造商的基础客户,如今,它们希望能开拓其他行业的市场。
  库卡首席执行官蒂尔.罗伊特(TillReuter)说:“今天,有600万人在3C行业(计算机、通信和消费电子)工作;该市场的自动化程度目前相对较低。我们看到了巨大的潜力,或许可与40年前的汽车业相提并论。”
  在去年慕尼黑国际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及自动化技术贸易博览会的现场,上述“四大”工业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制造商都相当引人注目:库卡的机器是橙色的,ABB的是石墨白,发那科的是黄色的,安川电机的则是蓝色和白色的数控车床加工持续研发、进行产品创新。
  这四家公司多年来一直是市场的主宰者,合计占据了工业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市场逾60%的销售额。但现在,它们的竞争环境正不断发生变化。
  新松(Siasun)和埃斯顿(Estun)等新挤入这个市场的中国公司,正在压低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的成本,迫使一些老牌公司也不得不跟着降价。
  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近期对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公司进行的收购标志着,硅谷正准备闯入这个市场;而市场新入者优傲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UniversalRobots)和RethinkRobotics则以它们轻量级的协作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赢得了好评。
  罗伊特告诉分析师:“我们将谷歌、优傲和Rethink(的进入)视为对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行业趋势的明确确认,它们将帮助我们打开更多的市场。”
  “我们是从机械制造的角度出发,我们知道怎么样制造机器手臂,我们为其配置软件深圳五金加工对加工精度相对要求较高。而IT(公司)会……从IT的角度出发。它们搭建起一个Android系统,然后涉及机械制造的内容。我们最终会在某个时点出现交集。”
  大多数业内高官都同意,考虑到新兴市场的快速增长以及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在电子、医疗、物流和食品行业得到新的应用,新出现的竞争未必会让老牌公司陷入困境。
  ABB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业务主管佩尔.韦高.内塞斯(PerVegardNerseth)认为,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行业正在经历“第二波”增长。他说:“我们看到,新的市场开始接受并采纳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技术……对整个行业的预期是,这种快速增长将会持续下去。”
  ABB和库卡的一大部分收入来自于系统整合,而发那科和安川电机则通过产业知识丰富的合作伙伴,来针对厂房的设置提供建议。
  库卡和ABB还大举进军协作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领域。这类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可与人类员工并肩工作,而不需要被关进笼子里――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因为工人有因此受伤的风险。
  但是,由于日元大幅贬值降低了日本同行的出口成本,这两家欧洲企业目前处境较为不利。
  去年成为全球工业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最大买家的中国,现在仍是该行业关注的主要焦点;AB
  B、库卡和安川电机近年来已在中国建立了生产基地。
  德国高档汽车制造商在中国开设了更多的工厂,这是对库卡格外有利的一个因素。不过,库卡也开始从中国本土汽车制造商那里赢得业务。
  作为销售额遥遥领先于同行的全球头号工业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制造商,发那科并无计划效仿竞争对手在华设厂。虽然是一家上市公司,但发那科却唯恐让外界知晓其高利润率所基的技术秘密。该公司的所有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都是在富士山脚下一个被风景优美的湖泊和森林环绕的庞大综合设施里制造出来的。
  发那科德国业务主管奥拉夫.克拉姆(OlafKramm)自豪地表示:“在我们的生产中,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的数量三倍于人类员工。这就是区别――我们能以其他在华生产的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制造商给出的价格水平,向汽车及一般行业供应高品质的精密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克拉姆穿着一件运动夹克,颜色是该公司标志性的亮黄色。
  中国埃斯顿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副总经理王杰高(JiegaoWang)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正在上升,所以有很多企业需要自动化。”
  这就是企业致力于制造出更易编程、操作和维护的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的重要原因。库卡的罗伊特说:“过去,只有专家才能为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编程。我们给我们开发人员提出的挑战是:有无可能做到让一位80岁的老人能给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编程?”库卡已转换至基于Java的编程,以鼓励更广泛的人群为其新型轻量级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开发应用程序。
  方便用者使用的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还可帮助戴家鹏实现富士康工厂的自动化。戴家鹏说:“我们现在有120万工人――太多了。”为了降低成本,他正在打造称为“Foxbots”的富士康自有品牌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但他不愿透露还要多久才能实现那个“100万台数控车床加工机器人”的目标。
联系德利诚
CONTACT US

电话:18320800807

传真:18320800807

邮箱:18320800807@163.com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龙华新区大浪街道